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柳人家的博客

风送孤帆远,江岸晚亭空。琵琶声欲碎,残阳寂寞红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一年,那一幕  

2011-07-21 10:43:16|  分类: 人物春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“娘啊!亲娘啊!求求你!开开门吧!快让我进去吧!外面雷恁响,雨恁大,天恁黑,你怎么忍心把我关在大门外呀!我就是个孩子,我不知错在哪里,就是做了错事也得让我进屋啊!”身材魁梧,声音浑厚,浓眉大眼,高鼻厚唇,一个典型的山东汉子,几句话没说完,孩子似的放声大哭。“我热爱党,拥护党,梦想着成为一名共产党员,可不管我工作怎么努力,干出多少成绩,这么多年了,我写了不知多少申请,他们就是不愿接受我,难道就因为我不会低头,不会讨好,不会巴结,不会......”此刻,没有笑声,没有言语,只有震撼,只听到心脏的跳动和沉重的呼吸,大家仿佛心里堵了一块,喉咙里团了一块。

       二十年前的一天,党外人士培训班结业座谈会上,在地委一个副书记面前,有幸成为党外人士的我,目睹了令人难忘的那一幕。当时,大倒苦水的不止一个人,培训一结束,大家就散了,再也没了联系。偶尔在一个电视节目中,见过那痛哭者一次,九三学社成员,农业专家,现在早已退休颐养天年了吧。

       71前夕,领导谈话,说你文笔好,正赶上征文,写一篇吧,要当成政治任务来完成,心想我干的好好的,又没得罪你,何苦如此难为人哪,便说:我不唱颂歌已好多年,还是另请高明吧。

        文章虽没写,那一幕却愈发清晰,那哭那诉犹在耳边。

        这么多年了,你还好吗!那份执着,那份痴情,那份委屈,还有吗?剩了多少了?

        在班上,我年轻,那执、那痴、那屈,当年没有,现在也没有,有的只是那一年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 一切都成了浮云,用不着风吹——就散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4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