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柳人家的博客

风送孤帆远,江岸晚亭空。琵琶声欲碎,残阳寂寞红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酒酣  

2012-12-13 14:15:54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一上班,就飘了几粒雪花,也许是应和预报的准确。晚了点,但恰如常委之产生,虽差了那几十分钟,也算不得难产!到了午间,正要端起酒杯之时,雪花纷纷扬扬,漫天铺撒开来,干枯阴冷,了无生趣之冬立时丰盈起来。这酣畅淋漓,就着高度白酒,有了别一样的滋味。

       想起了个词,叫“民意”,其汹涌澎湃,义无反顾,轰轰烈烈,而又悄无声息。只不过,一见阳光,在中国的土地上,很快就成了水,不多时,即没了踪迹。

       昨参加单位同事一婚宴,边喝边聊。大头说党总给人民以希望,这么大的国家,难为了他们,现在已经是最好了。我说好不好,看谁说,既得利益者肯定说好,只是极少数,没了民主,累死执政者,人民永远不会买账。就着酒劲,话没让,过后想想,挺没劲的,都是虚火闹的。

       酒与雪历来不可分,令人向往的酒局,尤其是在那漫长而干冷的冬季,还是白居易的《问刘十九》“绿蚁新焙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试想,围炉而坐,烫壶老酒,寒意隔窗外,斗室火初红,“草草杯盘供语笑,昏昏灯火话平生。”一冬有此,夫复何求!

       今天的酒,比昨日有味,当得起酣畅二字。

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9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