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柳人家的博客

风送孤帆远,江岸晚亭空。琵琶声欲碎,残阳寂寞红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麦收季  

2012-06-12 11:12:39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老家现有不到两亩地,早就想转给别人,老母亲一直不同意,最后商定只种一季麦子。算起来和别人代种差不多,近门的铁锤哥准备好麦种化肥,旋耕播种;中间我点一次化肥,打一次农药;前天下午接了电话,傍晚开车把新麦拉了回来;我的一个麦季就这样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 上学,工作,结婚,在县城安家,虽然农民身份没了,可该干的农活我也没拉下多少。父亲身体不好,家里又没别的男劳力,一到农忙,上阵还是父子兵,尤其麦收季,回回脱层皮。那时都用镰刀割,铁铲抢,头天没啥,第二天就够呛了,腰腿膀子胳膊,哪都疼,手也磨出了泡,躺下就不想起,三天过后才缓过劲来。

       麦收,一怕翻车,二怕下雨。地排车也叫架子车,《叶落长安》白老四用的那种,装少了费时,装多了易翻,尤其正午日头毒辣,翻车最为恼人。摊场,翻场,打场最累,有次碾完场,浑身散了架似的,走回家吃饭的力气都没了,刚到村头,雨骤至,一急,跳着窜了回去,堆好盖严,才免了水泡,回家躺了一整天。

       农活,犁耧锄耙不敢说样样通,锄地左右换,扬场一条线还是挺顺溜的。晚上看场,躺在麦秸上,闻着麦草清香,仰面繁星点点,耳边虫声唧唧,仲夏之夜,风,清而柔地拂过,什么也不想,那累啊烦啊什么的,都随了风!

       儿时的麦收,是印象中的夕阳、老牛、太平车。跟着姐姐拾麦穗,走过大堤,跑到了黄河滩上;回来,母亲把麦穗揉了,磨了,蒸了个白白的燕子,捧在手里,舍不得吃,那滋那味,今犹齿留香!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3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