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柳人家的博客

风送孤帆远,江岸晚亭空。琵琶声欲碎,残阳寂寞红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减法”改诗(之一)  

2012-06-29 16:39:24|  分类: 诗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关于有人说“诗是改出来的”,自然“非诗家语”,“纯属工匠之谈”。但这个“改”字,却丢不得。出口成章,都是上乘,一字都动不得的天才,究竟少数。多的是“改人”。改诗,我想不仅是删掉“非诗”的东西。即便是“诗的”,就部分而言,也还有个“好”与“较好”之别。忍心割爱“较好”,留下“极佳”,使诗更纯净一些,岂不更好?何乐而不为呢?

更重要的,还在于改诗是一个不断往深处开拓的过程,这里有可能出现始料不及的新的创造。整个过程,情兴逸飞,很有趣的。(孔孚《复王尔碑》)

    

、《天贶殿“启跸回銮图”前小立》:“我挤进神群中去/均木然//蹭了两袖子色彩回来/一路蜂追蝶逐······”

王尔碑:系好诗之一。惜末句“一路蜂追蝶逐”过艳。虽精,但不活。拟改为“引来一只蝴蝶”。

孔孚:尾句艳、繁,且陈旧,是要改。“蝶”出“一只”,好。不过“引来”也“着”,似不如“尾”。改为“尾一只蝶”,如何?

 

二、《天胜寨遗址一瞥》:“漫山遍野的/是赤眉么//军旗?/还是营火?//我看见一个泪珠/从红叶上滴落······”

:亦好诗之一。最后两句改为:“红叶上/滴着一个泪珠”,好么?管他谁看见呢!我看见,或别人看见,或无人看见,无关紧要。牵动人的是“红叶上/滴着一个泪珠”。故删去“我看见”。

:就抹去“我看见”。你说的对。而你之“红叶上/滴着一个泪珠”,似不如“一个泪珠/从红叶上滴落”味长。不改吧?

 

、《百丈崖听瀑》:“听那条乌龙吟啸/风都感到凄冷//太阳黯然伤神/傲来峰也郁郁不快//不知它受了什么伤/使天地动容······”

:第一行删“条”字。第二行改为:“风也凄冷”。第三行改为:“太阳黯淡了”。第四行改为:“傲来峰低下头来”。第五行改为:“什么样的悲剧呢?”末句,删。因前几行已属“天地动容”之描述了。“黯然伤神”、“郁郁不快”这类词语,世所多见,不用为好。且说尽,故改。

:首句就削“条”。“那”也不要。病在贴,也小。神龙变化无常,或潜于水,或腾于云雾中,未必看得到。

第二行,从你。第三、四以及尾行之“伤神”、“郁郁不快”、“天地动容”,皆“着”;且“说透”;是要改。第四行你之“傲来峰低下头来”语尾之“来”,欠确。口语可以,诗语该是更精到一些才好。拟改为“傲来峰头颅低垂”。第三行你之“太阳黯淡了”,拟改为“太阳黯淡下来······”那个“来”字,就请它到这里来吧!这样,情在流走,更见动势。

尾节“不知它受了什么伤/使天地动容”,全删。你之“什么样的悲剧呢?”也“着”。该是往前走:超知性。诗不解决因果关系问题,无需深究。留给读者去想,不好么?读者想的也许更多。咱们的忧患意识确实太重了!往往置诗意于不顾,情切切拉读者就范。前信记得你说到“危机”二字,也许言重了一些,但值得深思。奈何红尘漫胸,怕是没有法子。得超脱处且超脱,如是而已。诗亦情物也,它会体谅咱们的。

 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