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柳人家的博客

风送孤帆远,江岸晚亭空。琵琶声欲碎,残阳寂寞红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减法”改诗(之四)  

2012-07-06 14:03:20|  分类: 引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九、《无字碑前小立》:“我还是看到了太阳的手迹/还有风的刀痕//爬一条青虫/在读······”

 王:亦系佳作。其中的“爬”字,似多余。

 孔:“爬”字多余,听你的,抹去。这里也可见我之“爬行”,真丑!

    

 十、《莲花洞》:“莲瓣倒垂/大泼墨//这头颅想是太重了/只能是泰山手笔”

 :是否删去最后一行?

 :删最后一行,并不能解决“着”的问题。第三行之“太重了”,也“着”;虽前有“想是”。拟改为:“这头颅/谁能画得?”

 “只能是泰山手笔”,甚至不是“着”的问题,而是十分肯定。我老是在尾子上出毛病。原因多半在于我对“篇末点题”十分嫌恶,又自认为有“自觉性”,麻痹大意;而忽视了积习难改。尾句出“谁能画得”,就没有规定了。这里不仅隐巨匠“大宇宙”,也隐众象。八大山人、金冬心、李鱓、李方膺、张大千、齐白石、潘天寿、李苦禅,等等一大列写荷高手,都可能跑来。说不定有的读者把二、三流的画家也拉了来,让他们坐在马扎子上“写生”。此刻我似乎看到不少的人甘拜下风,在临风嗟叹。自然也有“胆大包天”者,挥毫硬是要与造物主比试一番,其情其状其画不一。这还是一人灵视所见。千万个读者比我知道得要多,而且会比我“灵”,其中说不定就有现代派造型艺术家,还不知他们怎样看?作何想?是否手痒?······这又是“无限”!

 造物主何以出荷颅“倒垂”之笔,自然会有他的想法。那得去问上帝了!这又是“无限”!不管是多么“重”,或示形而上之“思想”、“智慧”、“悲伤”,终也还是“有限”。你看不比出“重”之“有限”好些么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摘自王尔碑:《致孔孚》1988.11.17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孔孚:《复王尔碑》1988.12.23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