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柳人家的博客

风送孤帆远,江岸晚亭空。琵琶声欲碎,残阳寂寞红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司马缸砸光”  

2013-04-25 15:46:40|  分类: 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一个故事, 一部巨著, 一代大儒,比不了一则小品。不知司马温公者有之,不知“ 司马缸砸光” 者鲜矣!这一切,皆归功于故去的赵丽蓉与侯耀文的那个小品。
       4月6日,路过夏县见有司马光祠,便欣然一游。时值午后,游客寥寥。一见司马光雕像,就听见有人直呼 “ 司马缸” ,更有奇者,见“ 司马温公墓 ” 几个字,竟大叫“ 弼马温 ” 的墓怎么在这里! 引游客为之侧目。
       墓园挺大,算不上豪华,大多青砖青瓦白灰缝。一丛翠竹,立司马光咏竹诗牌,诗不错,那牌子就没法恭维了。诗曰:
       《种竹斋》
       吾爱王之猷,借宅亦种竹。
       一日不可无,潇洒长在目。
       霜雪徒自由,柯叶不改绿。
       殊胜石季伦,珊瑚满金谷。 
       
又一首《浇花亭》,诗曰:
       吾爱白乐天,退身家履道。
       酿酒酒初熟,浇花花正好。
       作诗邀宾朋,栏边长醉倒。
       至今传图画,风流称九老。
司马光的诗如白乐天,朗朗上口如白话,诗味倒不减,没一丝道学气。
       祠外有司马光立像,有著《资治通鉴》的坐像,右手里毛笔不知去向,左手,不知被谁涂成了红指甲。最吸引人的还是那口著名的缸,旁边真有几个孩子在玩耍嬉戏,让人觉得这故事就发生在眼前。


 
司马缸砸光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 
司马缸砸光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 
司马缸砸光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 
司马缸砸光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 
司马缸砸光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 
司马缸砸光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 
司马缸砸光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 
司马缸砸光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 
司马缸砸光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 
司马缸砸光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 
司马缸砸光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 
司马缸砸光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 
司马缸砸光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 
司马缸砸光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 
司马缸砸光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 
司马缸砸光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 
司马缸砸光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