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柳人家的博客

风送孤帆远,江岸晚亭空。琵琶声欲碎,残阳寂寞红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黑  

2013-06-21 10:58:20|  分类: 人物春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老黑,自然黑的很。
整天阴着个脸,仿佛能滴出墨来。
偶尔也一笑,显得牙很白。
现在想来,那根本不叫白,只是和脸色一比,浅些罢了。
老黑烟不离手,一毛找的那种。
一根接着一根,说是省火柴。


小孩子都怕他,一闹,大人就喊:黑麻旗来了!
立止。
我找了很久,没能找到他脸上的麻子,也不敢问。
那时小村的上空,整天回荡着三种声音。
革命歌曲,上工钟和老黑的嗓门。
他是生产队长。

老黑是个光棍,却有个女人年年来看他。
来了,还要住上一段,洗洗涮涮,缝缝补补。
从开封来,还是个纺织女工。
比老黑年轻,皮肤和自己的牙一样白。
她在,小村为之一亮。

老黑就一间房,西屋山开个门,再趴半间,厨房兼卧室。
那里是个人场,一天到晚没断过人。
农闲,女人一来,闲人更多,开着荤的素的玩笑。
这时,老黑的笑不再偶尔。

女人有两个儿子,有时也一块来。
都说小的是老黑的,可长的一点也不像。
除了肤色。

听人说:女人成分高,运动一来,男人不要她了。
被下放到村里劳动改造。
老黑就不再单着了。
后来女人回城。
老黑有时也进城小住。

多年后,我放假回家。
父亲说:你旗大爷没了。
我心里一黯。

至今,三十多年了,再没见过那个女人。
还有那两个儿子,我儿时的玩伴。

冬夜,月色如水。
土墙边,草堆旁,斗拐,打栮,捉迷藏。
玩到疯。
这场这景,不入我的梦,已经很久了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2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