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柳人家的博客

风送孤帆远,江岸晚亭空。琵琶声欲碎,残阳寂寞红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又是一年麦收季  

2013-06-11 08:55:11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光着膀子,悠然地走在家乡田野的小道上。
       突然,一阵手机铃声,把我从梦里唤回床上。
       老家的铁锤哥说麦子已收好,有空就来拉走。
       就这样,今年的麦季说话间就要结束了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开轩面场圃,把酒话桑麻,坐会儿,无非家长里短。
       今年的麦子长势本来不错,谁知一场急雨一场风,减产不少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从春节到现在,不大的村子,老人走了六七个,都说人收麦子天收人。
       三奶奶走了;没过一个月,老伴也随之而去。
       当年,一连生六个闺女,大俊二烦三足四满五够六盼。
       求子心切,除夕撒岁(芝麻秆),念念有词:东一撒,西一撒,儿啊儿啊你来吧!
       村人传为笑谈。
       儿子终于来了,小名七妮儿,娶了媳妇生了孙,香火得以延续。
       老头脑溢血瘫痪在床,十多年,都是老伴和六个闺女轮着伺候。
  
       有个热心人,红白事的主角,每每不请自到。
       吃点喝点抽点拿点要点再捎点,不管主家高不高兴,自己的小日子挺滋润。
       查出时已是胃癌晚期,仍没忘了他的正事,也没误了吃喝。
       就这样,没撑够三个月。
       年轻时,村里当过干部。

       还有两个,村里的地主之后,也走了。
       当年,因成分高,属专政对象,成家只是奢望。
       一个流浪在外多年后,领回个半傻,还带个儿子,儿子是别人的,倒正常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另一个一直在家单着,最后进了敬老院,直到去世。
       和我家相邻,小时天天在他家玩,两间土房,村里的人场。
       喝过几年墨水,帮生产队记记账,帮乡亲写写信以及婚帖之类。
       还有一手绝活,每年的冬天,都要制一些黑药丸,治妇科病的,因此有点收入。
       写春联非他莫属,我喜欢看,常打打下手。
       都是繁体字,竖笔拉的长长的,现在知道那叫章草。
       忙不过来时,撺掇我也动笔:别怕,红纸画黑道,错了也没人懂!
       我对书法的爱好,缘于此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拉麦子到家,母亲问老家的人和事,这些没跟她讲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离开故土许多年,
       世事人情已漠然。
       老娘倚门又怅望,
       牵挂心中那片田。
       
     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7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