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柳人家的博客

风送孤帆远,江岸晚亭空。琵琶声欲碎,残阳寂寞红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年味  

2015-03-13 17:21:36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“ 腊八,祭灶,年下来到 。
小妮要花,小小要炮,老婆要衣裳,老头打饥荒。”
一进腊月,人们便慌了忙了。

小地方,生活节奏快不了。
过了元宵,正月十六还有小年之说。
不过“二月二”,依旧是年下,各种聚会上的老词。
近来风声渐紧,许多聚会顺延。
年味,依旧没能随着烟花完全散尽。

年味淡了,许多人如是说。
看看商家,看看媒体,一直热着闹着。
过年没劲,说这话的,该做的一样也没拉下。
“ 年关 ”,除了剩男剩女就是人到中年,还有逃债的。

儿时,吃的用的穿的玩的,少的可怜。
春节,喜欢跟着父亲走亲戚,步行。
几封点心,能走完所有的亲戚。
馋了,偷偷打开,拣最小的尝尝。
再原封不动地封上,也是技术活。

一个馒头,一挂鞭炮,一件新衣,几毛压岁钱。
就能温暖一个男孩子的冬季。
那份满足,易而长。
年的味道就随之沉在了记忆深处。

而今,似乎什么都不缺,年味却变了。
没了儿时对年的渴望,享受与回味。
聚会,串门,吃喝,睡觉,看电视。
一个字,累。

如果再回到过去,简直不可想象。
记忆,回忆。
唯忆而已。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9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