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柳人家的博客

风送孤帆远,江岸晚亭空。琵琶声欲碎,残阳寂寞红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宝剑弃红尘 ——怀念李老十(转载刘二刚博文)  

2017-05-27 10:14:28|  分类: 引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宝剑弃红尘 ——怀念李老十(转载刘二刚博文)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李老十与本文作者刘二刚,拍摄于1994年扬州

    李老十 ,祖籍山东,1957年生于哈尔滨。1977年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学校美术转业,并留校任教,198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民间艺术系。曾任人民美术出版社编辑。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中国诗词协会会员。1996年从北京国际饭店第二十二层跳楼自杀。

        李老十去我们二十年了,至今圈内圈外的朋友还在谈他的画、谈他的人,这就是一个真画家的魅力所在。

宝剑弃红尘 ——怀念李老十(转载刘二刚博文)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
李老十与夫人刘宝华,拍摄于1986

       一个杰出的人才正当中青年就走了,人们常会发问:“天何妒才?”画坛这二十年,先后有周思聪、董欣宾、李伯安、朱振庚、张桂铭、朱新建艺术精英去世,而李老十最年轻,才39岁。比较而言,老十走的这条薄、抑、孤、骚的艺术道路,最艰辛,最苦涩。他用短暂的一生,创作了大量的作品,呵古说今。他一动笔,好像就天生地感伤。他为什么那么强烈地要去画枯墨苍凉的残荷?为什么要画各色狰狞面目的鬼打架?他傲世、敏感、真诚,他胸有块磊,高标独识,又为什么要用悲剧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一生?一颗流星划过,让我们思念至今。 

宝剑弃红尘 ——怀念李老十(转载刘二刚博文)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
 李老十与儿子

宝剑弃红尘 ——怀念李老十(转载刘二刚博文)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
左李老十,中刘二刚,右朱建新

他自述“怀抱冰炭,心常受其苦,常三五日不发一语”。如此这么个人,外表却一点看不出来。我们初次见面是在1991年中国艺术研究院我的一个画展上,他身穿夹克春秋衫,留着胡子,像个工厂的工人。他小我十岁,我们一见如故,也可能都是平民出身,兴趣很谈得来,用他的话说“同声同气之故也”。我们在南北两地,我在江苏美术出版社巜江苏画刊》当编辑,他在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当编辑。我知道他本意是一心想当画家的。他为《汪曾祺散文》设计封面,说借我壶公一用,汪曾祺说:“奈何把我困于壶中?”其实正是老十的自况。

宝剑弃红尘 ——怀念李老十(转载刘二刚博文)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
李老十与家人

他有眼力,常给我推荐一些好画家,如他的好友梅墨生,他在信中说:“此人诗书画俱佳,尤以文章名世,极敬仰二刚兄的才情,欲与结识……”信中毫无一点“文人相轻”之心计。他给于水、江宏伟、王镛等书画家都写过文章。他推荐魏东三人《风尘三闲画展》並为赶写序言,次日告我:“他们三闲,我却忙了一夜。” 惜才之情可想而知。

宝剑弃红尘 ——怀念李老十(转载刘二刚博文)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
 寒夜读书图

他不善与领导接近,每次朋友相聚,话都不多,多是在别人说漏之处补上一句,然后窃窃私笑。朋友在一起拍照,他从不挤在中间,他是个行止低调而心中明白的人。新文人画展在上海展出那年,我们几个画人物的合作《打斗图》,别人还正在准备,他率先画一人躺倒,欲看他人如何下手。偶尔亦不无阿Q式的自尊:“自古寒门出高士”。

宝剑弃红尘 ——怀念李老十(转载刘二刚博文)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
 钟进士把书图

他闲来喜欢在巷口看人下棋,常至半夜。自已的棋艺却老不长进,每与和平、老杨下棋总不认输,只好作画出气:“自古英雄憨直甚,不及小鬼计谋多”。他有北方爷们的姿态,不会做家务,佯对老婆说:“我有病。”乃闭门枯坐,实参禅问道。我们在他家“破荷堂”聊天作画,陈平说;破荷堂不吉利,把和气破了不好。朱新建就拿他开心:老十即二五,可叫“二五堂”,他也不气,二五就二五,还自书一匾。

宝剑弃红尘 ——怀念李老十(转载刘二刚博文)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
济公图

他心地善良,一次走在巷子里,看见一女子骑的自行车正是他家曾被偷去的车子,拦下来稍一搭话,居然交了朋友,车子也不要了。他外表木讷,生就一副美髯,李孝萱说:“如今蹩脚的画家都好披长发,留胡子。”老十犯忌,遂将胡子刮了,第二天去单位上班,门卫竟向:“你找谁?”老十抓头,写了一篇《为胡子辨》。我们曾一起渡江,冒雨上焦山观《瘞鹤铭》。他在给我的信中说:“思念道兄深居李家大山,逸鹤闲云为伴,而近日我总被烦事俗人纠缠,一事无成,……” 

宝剑弃红尘 ——怀念李老十(转载刘二刚博文)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
执剑斩愁魔

他心中常怀纠结与矛盾。他不愿与世俗周旋,又怕得罪别人;他心志很高,勤奋创作,而少勇气自荐;他身上既有正统的君子之风,更多的又偏向于庒禅的散淡自由。他办事不顺,小心避让,自认“五音不全”,却把一腔不平尽往纸上发泄。虽笔墨豪放随意,而解脱不了心中的郁闷。他看不惯社会的丑恶现象,要做个堂堂的文人,又太不把自己当回事。

宝剑弃红尘 ——怀念李老十(转载刘二刚博文)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
搔背图

他作品真率,雄健而弧愤。

老十作品最大特点就是为情而作,每下笔都寄托他的思想。我们知道文人画执着于对内心世界的追求,但文人画到后来却变得空虚了,流于了一种形式。在老十的的创作中,显现的却是一种叛逆,扬州八怪郑板桥谓:“掀天揭地之文,震电惊雷之字,呵神骂鬼之谈,无古无今之画,固不在寻常蹊径中也。” 甚合老十之意,他敬佩八大山人,徐渭,傅山的傲骨及不畏生活境遇坎坷的士子精神,必有为而作,不作空谈。

宝剑弃红尘 ——怀念李老十(转载刘二刚博文)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
 墨团团黑团团

老十清楚地知道,画家需要画外之功,但更要有本事是把所思所想化为笔墨语言,所以我们看他的题画诗也好,书法也好,与画总是浑然一气的,这需要磨炼,更是一种气质。也是别人模仿不了的。我一直保存着他寄给我的诗稿和画作。抄录几首题画诗:《把剑罗汉图》“莫道情未了,浮生惑患多,掌中三尺剑,为我斩愁魔。二刚道兄两正”《题大鱼图》:“本是龙种,幻作鱼游,时隐时现,奈何钓钩。”《题大葫芦图》:“天天枯坐太无聊,照着葫芦画个瓢,他日浪游江海上,一壶美酒挂僧腰。近作三张小品,三首歪诗,呈二刚道兄诗人教正。”字里行间,透露出他的不得志和画外功力,潘天寿说:“画家本厧上应是诗人”,可以说,像这样的题画诗,小品能小中见大,当代画家是很难找到的。

宝剑弃红尘 ——怀念李老十(转载刘二刚博文)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
八面狭风

再看看他的大幅作品,也是给人们印象最深的“残荷”和“鬼打架”。1995年我们两应邀参加“张力与表现水墨画展”,引起了一些争议,其实也是对“新文人画”偏窄的理解。我们虽重视传统的“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” (唐.张彦远)  可策展人觉得其书写性中更赋与了现代意识,老十拿出的一批“鬼脸”,视觉冲击力给人震撼,他说:“老十画鬼,俱在子夜,任意涂抹,非心中臆造,是目中所见。” 呵呵,正话反说,反话正说,是借鬼发泄。

宝剑弃红尘 ——怀念李老十(转载刘二刚博文)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
 每写风荷笔自狂

我们曾一起住过恭王府,在艺术研究院中国画研修班上,深夜老十还在画鬼,贴我床头,我说,既然鬼也是人,不仿画几亇笑脸,他则始终笑不起来。唯见《锺进士夜读图》写道: “奇书平宿怨,宝剑弃红尘,始信幽冥录,狐仙亦可亲。”《江苏画刊》曾不止一次推出李老十作品,宝华说,他每次看到后会像个小孩一样地高兴几天。

宝剑弃红尘 ——怀念李老十(转载刘二刚博文)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
人物组画之一

有人说他的画是带着脚镣跳舞,实是他渴望自由的一种情结。他的画一扫学院秩序,尤其是《残荷系列》,他似乎找到了压抑他的“出气口”。疏疏密密,枯湿浓淡,横涂竖抹,皴擦点染,反反复复地画,淋漓痛快,几至颠狂。最是满满黑黑产生出的逆光效果,幽冥而神秘,恍与“印象派”不谋而合。老十自语:“古今画家写荷者多矣,老十笔下稍有不同,可不必以好坏论之。”这“稍有不同”谈何容易,不知毫尽他多少心血。

宝剑弃红尘 ——怀念李老十(转载刘二刚博文)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
人物组画之二

然而老十的荷很少有人理解,那时艺术品市场还没有真正兴起,老十没有看到他的市场价值,他叹息道:“遍写荷塘不见花,风转翠盖乱如麻。胭脂买笑寻常事,谁解枯蓬胜艳葩。” 他几乎每画必题,每题各生情境,亦如板桥画竹,冬心画梅,由此可见,题材不怕重复,只怕找不到自已的艺术语言。

宝剑弃红尘 ——怀念李老十(转载刘二刚博文)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
人物组画之三

他非属画坛主流,却给我们留下许多思考。

要把老十的画归类,不得不说他在新文人画中的份量,尽管人们对“新文人画”有微词,甚至又出现新一轮“新文人画”,这都要拿作品来说话。老十诗、书、画、印四全,且自成风格,一派大家气象。或有人问老十“四全”的次第,我以为他诗第一、画第二、书第三、印第四。二十年过去,能做到像他这样好的还没有。现在美术界关注的只是细描工笔,尽管也能看到 “写意” 画法作为技巧之不易,却沒能体会到其中创作思想的深意。老十反对甜俗、制做、反对“玩”而沒有生命的东西,执着一条自已的艺术道路,正如他的《瓶中莲蓬》所题:“ 如今挿入古瓶里,不许西风再动摇。”

宝剑弃红尘 ——怀念李老十(转载刘二刚博文)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
安静

他刻有一方印“生死之间”,他的诗、书、画一直在问生与死。少年时期,老十正经历着一场史无前列的文化大革命,艺术真知荡涤殆尽,所谓写实的,现实主义的方法就是唯物主义,而抒情的,浪谩主义的方法自然就是唯心主义,唯心主义就是大逆不道的反动的东西,那时根本就谈不上文人画,更谈不上个人风格。老十赶上了改革开放的文艺春天,他和许多励志的文艺青年一样,无不看叔本华、尼采、弗洛伊德、萨特等哲学和西方文艺思潮,我们在老十的绘画中也可以看到信息,但老十的觉醒更是对中国绘画本体的认识,更重视老庄、恵能、苏东坡、王阳明的东方智慧。那时在中国画家面前有几种选择:“学院派绘画”,“实验水墨”,“新文人画”,以及“观念艺术”等,老十不随波逐流,他不积极迎合主流绘画,绝弃“红光亮”,“假大空”之风,他信奉中国文人固有的“独与天地精神往来”的骨气。但他又缺少闯荡社会的经验,单纯地坚守着自己的个性。

宝剑弃红尘 ——怀念李老十(转载刘二刚博文)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
 秋风

老十的精品多是在85后这十年之间,曾由他自选到河北教育出版社《新文人画》大型画集中。遗憾的是,老十未等画集出来就离开了。他只管耕耘,不问收获了? 我至今也想不明白,就像对海子,张国荣一样的惋惜。我们说一亇画家的成功,少不了三个条件:一是才气,二是勤奋,三是命运。只有才气而不勤奋或只知勤奋而无才气的画家都不行。一二点老十都俱备了。何况才是“鬼才”,勤是拼命。命运很难说,内因,外因,天时,地利,旦夕祸福,真的很难说。成功不一定在世时都能看到,真正画家的作品会经得起时间的检验,时间迟早罢了。

宝剑弃红尘 ——怀念李老十(转载刘二刚博文)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
遍写荷塘不见花

宝华来信,将要出《李老十全集》,嘱我写一写老十,其实我与老十更多的是意在不言中的默契。逝水流年,画家忙忙碌碌,多是过眼云烟。美术史上能留下一点点足迹谈何容易。老十用志不纷,却创造了李家样画风。如果他活到今天,也正是六十岁,这二十年不知会画出多少更慟人的作品?感叹未己,时有错觉,老十仿佛並未离去,他负笈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旅行去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2016年春雨日于南京午梦斋

宝剑弃红尘 ——怀念李老十(转载刘二刚博文) - 三柳人家 - 三柳人家的博客

荷塘初雪


题画诗

 门外秋霜透骨凉,残荷悬壁补残墙。

干蓬乱插枝柯密,不让西风入草堂。


《题自写小像》

垢面蓬头三尺身,仰看苍天俯看人。

百年困苦痴成病,万古恩仇感寸心。


《探荷》

寻荷缘水望田家,池影青盘映日斜。

鸡犬引人茅舍近,庭前开遍梦中花。


《子夜独从偶成》

欲画心事已无成,袖手灯前一病僧。

记忆昨宵惊厄梦,凝眸纸壁看秋蝇。


《题画》

枯枝败叶卧蓬业,寂寞秋江畏冷风。

阅尽花开花落事,低垂睡眼对霜蓬。


《题读经图》

阔嘴隆颧一秃奇,苦茶对饮亦充饥。

悟来妙境蒲团外,搓脚谈经意未疲。


《题自写小像》

偶写春山怡倦眼,惯听秋雨打残荷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哀颜记取堪何用,依此明朝画佛陀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